余某某貪污二審刑事裁定書
發布時間:2014-01-28 瀏覽次數:16899

安徽省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書

(2014)宜刑終字第00020號

 

原公訴機關安徽省安慶市迎江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余某某,曾用名潮某某,男,1971年7月15日出生于安徽省懷寧縣,漢族,高中文化,原系安慶供電公司城郊客戶服務部五橫供電營業部主任兼任安慶恒通農電服務有限責任公司五橫業務部負責人。因涉嫌犯貪污罪于2013年9月13日被安慶市迎江區人民檢察院取保候審。

安慶市迎江區人民法院審理安慶市迎江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余某某犯貪污罪一案,于2013年12月6日作出(2013)迎刑初字第00122號刑事判決。原審被告人余某某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經過閱卷、訊問被告人,認為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2012年,為解決五橫鄉配網線路狀況差等情況,安慶供電公司投資改造五橫鄉境內的五橫、回嶺、曰公、四新四個臺區低壓線路工程,安慶供電公司的下屬機構安慶市供電公司城郊客戶服務部(以下簡稱城郊客服部)以恒通農電公司(與城郊客服部系兩塊牌子一套人馬)名義承接該工程,并安排五橫供電營業部(與恒通農電公司五橫業務部系兩塊牌子一套人馬)具體實施,時任五橫供電營業部副主任(主持該部全面工作)兼恒通農電公司五橫業務部(以下簡稱五橫業務部)負責人的被告人余某某將該四項工程的施工安裝業務交由從事個體電力安裝的嵇某某完成。

2012年4月、5月,五橫營業部分兩次申請3萬元工程備用金,經被告人余某某批準作為預支工程款交給嵇某某。該工程結束后,余某某根據城郊客服部審核通過的決算方案,讓五橫供電營業部核算員楊某某在安慶市中天勞務派遣公司及安慶市宜光運輸公司開出勞務費及運輸費發票,與其制作的虛假勞工工資領條一起交至恒通農電公司報賬(工程款由安慶供電公司撥付),以勞務費、運輸費等名義共報帳166617元。2012年8月,該款轉至楊某某的個人賬戶,余某某與楊某某一同在中國銀行安慶市孝肅路支行取款16.6萬元。余某某以支付嵇某某工程款名義獨自攜帶11萬元前往嵇某某家,就工程款數額與嵇某某協商一致,均同意按12萬元結算,扣除前期已預付的3萬元,余某某另支付嵇某某9萬元工程款。嵇某某按照余某某的要求開具了一張收到工程款14萬元的收條,余某某將該收條交楊某某記賬,余款2萬元非法占為己有,并用于個人開支。

案發后,被告人余某某已退出2萬元贓款。

原審法院在審理過程中,委托被告人余某某住所地的司法部門對其社區影響作出評估,經評估,司法部門認為余某某平時表現良好,如對其判處非監禁刑對社區無影響。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被告人戶籍證明一份,證實被告人余某某的身份情況;

2、任免通知二份及恒通公司情況說明一份,證實被告人余某某于2010年5月24日被安慶市供電公司客戶服務中心聘任為五橫供電營業部副主任,主持五橫供電營業部全面工作;于2013年4月22日被安慶供電公司城郊客戶服務部任命為五橫供電營業部主任。被告人余某某同時負責安慶恒通農電公司五橫業務部工作;

3、農電工個人檔案表、職工登記表、勞動合同書各一份,證實2011年1月1日恒通農電公司與余某某簽訂農電工勞動合同;

4、安慶供電公司營業執照一份,證實安慶供電公司屬國有企業;

5、企業營業執照及企業注冊信息查詢單各一份,證實安慶橫江實業(集團)公司屬集體所有制企業,具有營業資質;恒通農電公司為法人獨資公司,經營范圍為電力設施運行維護、承修電力設施業務等;

6、恒通農電公司情況說明二份,證實五橫鄉境內的五橫臺區、回嶺臺區、曰公臺區、四新臺區四個配電臺區改造工程由安慶供電公司出資,由恒通農電公司五橫業務部具體負責實施;

7、安慶市中天勞務派遣公司及安慶市宜光運輸公司開出勞務費、運輸費發票及余某某、楊某某制作的虛假勞工工資領條,證實四個低壓臺區改造工程的工程款以上述單據報銷,共計166617元;

8、楊某某中國銀行賬戶交易明細單一份,證實2012年8月23日楊某某的中國銀行卡現金取款16.66萬元;

9、楊某某提供的五橫450低改項目記賬憑證一份,證實五橫低壓改造項目總工程款共計243423元,8月22日取16.66萬元,其中余某某支付工程款11萬元;

10、歸案經過一份,證實被告人余某某于2013年9月12日接受檢察機關調查時未交待其貪污2萬元公款的事實,9月13日在檢察機關已掌握余某某貪污2萬元公款的情況下再次找其談話時,其交代了上述事實;

11、扣押物品清單一份,證實余某某于2013年9月18日退出贓款2萬元;

12、證人伍某某(安慶供電公司城郊客戶服務部主任兼恒通農電公司經理)證言,證實恒通農電公司是由橫江集團公司投資成立的子公司,下屬11個供電業務部也對應相對的營業部,營業部上級單位是城郊客戶服務部,而業務部的上級單位是恒通農電公司,恒通農電公司和城郊客戶服務部是兩塊牌子一套人馬,恒通農電公司是依附于城郊客服部成立的,恒通公司承接安慶供電公司內部的電力工程,工程資金由安慶供電公司支付,低壓線路改造工程是根據屬地原則安排到下屬的業務部去負責具體實施;

13、證人楊某某(五橫供電營業部核算員)證言,證實五橫營業部受安慶市供電公司城郊客戶服務中心指派開展實施低壓線路改造工程,資金由安慶市供電公司撥付,由嵇某某負責施工,經余某某同意,嵇某某先后兩次從五橫供電營業部共預支3萬元工程備用金。工程結束后,余某某向嵇某某支付工程款11萬元(不含先期支付的3萬元工程備用金), 嵇某某向余某某出具了一張14萬元的收條,五橫所每個工程項目費用正常情況下都是施工方打白條子,由所長余某某簽字在其處領錢;

14、嵇某某證言一份,證實其承包五橫四個臺區低壓線路改造工程期間,先期從五橫供電營業部預支3萬元工程款。工程結束后,余某某到其家中,問工程款再給9萬可行,其同意了,余某某便給其9萬元,工程款共計結算12萬元,在余某某要求下,其向余某某出具了一張14萬元的收條;

15、高某某(嵇某某之妻)證言一份,證實嵇某某于2012年上半年在五橫供電營業部承攬了低壓線路改造工程,后余某某將9萬元工程款送至其家中;

16、被告人余某某供述,證實其系五橫供電營業部主任兼恒通農電公司五橫業務部負責人,450項目是工程總造價為450萬元的低壓改造項目,是安慶供電公司城郊客戶服務部以恒通公司名義在安慶市供電公司爭取到的,2012年上半年,安慶供電公司城郊客戶服務部將其中五橫、回嶺、曰公、四新四個臺區低壓改造工程交由五橫營業部實施,其負責組織施工,并將四個臺區的施工安裝業務安排給嵇某某做。該工程施工期間,經其同意,嵇某某先后兩次從五橫供電營業部預支3萬元工程備用金,工程竣工后,其擬寫決算表交給安慶供電公司城郊客戶服務部審核,支付多少工程款給嵇某某是其個人決定的,工程款到帳后,其以支付嵇某某工程款的名義從核算員楊某某手中領走現金11萬元獨自前往嵇某某家中,問嵇某某再支付9萬元工程款行不行,嵇某某說行,其便支付了9萬元,另2萬元其占為己有用于日???。在其要求下,嵇某某向其出具了一張14萬元的收條,其交給楊某某做帳;

17、同步錄音、錄像資料光盤2張,證實檢察機關在訊問余某某的過程中,取證程序合法,無刑訊逼供行為;

18、社區影響評估意見書,證實司法部門認為余某某平時表現良好,如對其判處非監禁刑對社區無影響。

上述證據形式、來源合法,內容相互印證,均可作為定案的依據予以認定。

原判依據上述事實和證據,據此認為,被告人余某某身為受國有公司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國有財產2萬元,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貪污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鑒于被告人余某某歸案后至庭審中均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自愿認罪,且已退出全部贓款,依法對被告人余某某從輕處罰。據此,經原審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以被告人余某某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被告人余某某退出的贓款二萬元,依法予以追繳。

宣判后,被告人余某某不服,以其身份不符合貪污罪的主體,具有自首、初犯、如實供述、積極退贓等情節為由提出上訴,要求二審法院另行確定罪名并改判對上訴人免于刑事處罰。

經審理查明:2012年安慶供電公司投資改造五橫鄉境內的低壓線路,其下屬單位安慶市供電公司城郊客戶服務部(以下簡稱城郊客服部)以安慶恒通農電服務有限責任公司(與城郊客服部系兩塊牌子一套人馬)的名義承接該工程,并安排五橫供電營業部(與恒通農電公司五橫業務部系兩塊牌子一套人馬)具體實施。時任五橫供電營業部副主任(主持工作)兼安慶恒通農電服務有限責任公司五橫業務部(以下簡稱五橫業務部)負責人的上訴人余某某將該工程交由從事個體電力安裝的嵇某某施工。工程施工中,余某某審批預支工程款3萬元給嵇某某。完工后,余某某與嵇某某商定工程款按12萬元結算。余某某從安慶供電公司轉撥到五橫業務部的工程款中提出現金11萬元,再支付給嵇某某9萬元,連同預支3萬元,共計支付嵇某某12萬元。余某某要求嵇某某出具收到工程款14萬元的收條,并將該收條交核算員楊某某記賬,從中將國有財產2萬元非法占為己有,用于個人開支。案發后,余某某將2萬元贓款退繳至檢察機關。

本案一審審理中,安慶市迎江區人民法院委托安慶市宜秀區司法局對余某某社區影響進行評估,該局評估意見為:經調查,對余某某判處非監禁刑對社會無危害。

上述事實均經原審法院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證實,證據確實、充分,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余某某提出其身份不符合貪污罪主體的上訴理由,經查,安慶供電公司投資改造五橫鄉境內的低壓線路工程,由其下屬單位城郊客服部以恒通農電公司名義承接該工程,并安排轄區內五橫業務部具體實施。余某某作為業務部的負責人,接受國有安慶供電公司委托管理、經營五橫鄉境內的低壓線路改造工程,將該工程交由從事個體電力安裝的嵇某某施工,其身份符合貪污犯罪主體的法律規定。故余某某此節上訴辯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余某某提出其具有自首情節的上訴理由,經查,檢察機關在查處城郊客服部有關人員挪用公款的案件中,獲知余某某將本單位帳外收支的相關憑證、票據燒毀,遂于2013年9月12日通知余某某至檢察機關了解情況,余某某當日并未交待貪污工程款的事實。9月13日檢察機關通過工程承包人嵇某某、核算員楊某某了解情況后,在已掌握了余某某涉嫌貪污2萬元工程款的情況下,當日再次通知余某某談話時,余某某才如實供述自己貪污的事實。余某某雖能如實供述,但非自動投案,且其如實交代的事實系辦案機關已掌握的線索,依法不能認定為自首。故余某某此節上訴辯解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上訴人余某某受國有公司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國有財產2萬元,其行為已構成貪污罪。原判鑒于余某某具有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自愿認罪,退繳全部贓款等情節,參照社區評估意見,依法對其從輕處罰,并適用緩刑并無不當。余某某所提上訴理由或不能成立,或原判在量刑時已予從輕考慮,二審對其上訴要求均不予采納。原判定罪準確、量刑適當、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  判  長  鮑生海

審  判  員  唐  毅

代理審判員  張  躍

 

二0一四年一月十三日

書  記  員  於笑仙

 

 

附本案適用的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不服第一審判決的上訴、抗訴案件,經過審理后,應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定駁回上訴或者抗訴,維持原判;

重庆欢乐生肖是不是官方的 重庆欢乐生肖是不是官方的 刷水套利技术 秒速时时彩网盘 91y金币回收24小时在线 玩时时彩怎么稳赚不赔 注册赠送彩金的棋牌捕鱼 快三二不同号投注技巧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买彩多多怎样才稳赚 中国对波兰 全民彩 迪马利亚 3分pk10计划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七星彩玩法包25组技巧